当前位置:主页 > 智能张拉设备 >

湖南23岁女孩车莎莎“跳车”身亡事件分析愿逝者

更新时间: 2021-11-24

  2021年2月6日21时30分30秒,湖南23岁女孩车莎莎在使用“货拉拉”平台车辆搬家途中从副驾驶跳窗,头部(头骨、脑干)受损,经抢救无效不幸离世。事件发生后迅速冲上热搜,让我们对事件进行分析和判断,陈述事实部分均有出处,不再一一注明引用,大家可自行搜索。

  事故地点:湖南省长沙市曲苑路工业区,双向两车道,一般照明设施,路两旁分别是威胜科技园、德邦现代医药物流园、国家金属采矿工程技术研究中心产业基地。

  死亡者情况:车莎莎,女,23岁,未婚,监控目测身高160CM,长沙男友在外地工作,就职于长沙X公司人事部门,月薪税后20K,容颜姣好(未对逝者不敬,转载未加码原照加于分析)

  气温:2021年2月的长沙,阴雨绵绵,1号至5号有四天处于小雨,2月6日多云,温度7-17度,晚九点的温度应在11-12度。

  事件经过一:出发前:车辆抵达搬家地址——天一美庭公寓,由车莎莎从20时53分左右开始(公寓搬家第一次搬东西视频未给出准确时间镜头,第二次搬东西时间为20时56分),自己一人共往返公寓和搬家车辆之间10次左右,将搬家物品整理到搬家货车,期间司机未帮忙。

  1、单身年轻漂亮女性,在搬家中未有亲友到场帮忙,且一人完成搬运至货车,拥有独立人格或者性格较孤僻。

  事件经过二:出发时间为2021年2月6日晚21时17分,车莎莎最后一次出现在旧址公寓门口监控范围内时,戴口罩,粉色上衣,蓝色牛仔裤,白色平底鞋,蓝色上衣外套,牵宠物狗一只。

  事件经过三:21时23分,按照导航车辆应该上高架,而司机直行,第一次偏航

  21时27分,按照导航车辆应沿大道直行,而司机左转进入光线分,按照导航车辆应直行,但司机调头进入昏暗路段

  21时29分40-42秒监控视频,车辆匀速直线行驶,副驾驶右车窗半打开,车莎莎背靠车窗。(瓦特视频)

  21时30分30秒,在事发地点,车莎莎跳出副驾驶窗,后脑后背着地,事发后司机拨打120和110,经抢救无效死亡。

  2、21时24分车莎莎情绪稳定,未收到导航偏航语音提示,司机未开启导航。

  3、21时24分之后车莎莎未通过社交APP与他人交流,在24分至27分的时间段发现路线偏离导航路线分,司机在主观故意选择昏暗或漆黑路段。

  5、21时29分40秒,车莎莎受到威胁,已半开车窗,将自己保持与司机的最大距离。

  7、跳车前27秒至跳车时,车莎莎在未肢体反抗的情况下跳车逃离威胁,脸正面翻出车外,空中身体翻转,后脑早于后背着地。

  8、在21时27分至30分,司机对车莎莎造成了严重的压迫威胁,造成车莎莎极大的精神恐慌,21时30分之后,车辆由漆黑的环境转入灯光昏暗路段,车莎莎跳车重伤昏迷。

  2、司机第二次口供:因为自己路况熟悉,自己也住在附近,对目的地路线熟悉,未按导航路线行驶。

  分析:第一次口供已由车莎莎家属同时间、同导航系统测试,偏离导航会出现提示,不存在导航错误的问题,第二次口供中,司机住在附近,路况熟悉,经车莎莎家属确认属实。第一次口供在掩饰故意偏航的动机。

  分析:司机如遇副驾驶乘客跳窗,本能动作是紧急刹车,但司机未做急刹车,显然对所发事件非常意外,且事件原因由自己引起,一时处于无意识状态或思想斗争状态。

  司机家属:途中因偏航产生争执,没有要求加钱,只想更快的到达目的地,和女孩解释的时候语气不好,导致女孩心理害怕或者恐惧,绝对没有身体接触。

  车莎莎是一个勤俭努力的女孩,为了节约搬家费,自己来回十次将行李搬至“货拉拉”平台搬家车辆中,但所搬行李并非事先打包完成的,有些准备不足。或许是巧合,又或许是避开“等候超过40分钟需出等候费”的规定,使司机一个多小时的时间成本(25+15+25+X),仅仅获得30余元的毛收益(未扣除路上的油费或者充电费,可能还有车辆租赁费),既没有搬家费也没有等候费,让货车司机基本无利可图。车辆开始行驶后,司机未开启导航,21时23分,司机趁车莎莎未注意,故意偏离主路线分,司机无理要求车莎莎加价,但被车莎莎拒绝。27分,司机将车辆故意驶入光线昏暗路段,并再次威胁加价,且价格明显漫天要价偏离实际,再次遭到车莎莎拒绝,28分开始,司机将车辆驶入漆黑路段,对车莎莎进行人身安全威胁以达到其目的,造成车莎莎恐慌情绪,30分后车辆从漆黑路段进入昏暗路段,车莎莎突然感觉光线变好,认为逃离时机已到,跳窗逃走。

  起因在于司机因不满车莎莎自行搬运行李,且单方认为车莎莎耽误其时间,心生不满,路上车莎莎玩手机,司机此时已经做好漫天加价的预谋,故意绕开红绿灯较多路段,防止车莎莎在红绿灯处下车,在偏航且加价未果后,不断驶入昏暗甚至漆黑的路段,对车莎莎进行威胁和恐吓,注意一下,车辆匀速直线行驶的状态,车内除非女性完全服从的情况下无法进行猥亵,女性稍有反抗且保持最大距离,车辆无法保持匀速和直线,且况车莎莎是一个性格独立的女孩,在男友在外地的情况下都没有邀请异性朋友或同事帮忙,不可能被非礼而无动于衷,而猥亵最佳地点是漆黑无人的工业区路段,无必要驶入光线更好的曲苑路。在温度不高且在监控目测50车速的情况下,车莎莎打开半个车窗,司机应该有防范跳窗的意识,只是意料不到车莎莎真敢跳车,事件发生后司机大脑一片茫然,短暂的思想斗争后,认为事故自己无法脱责,决定停车拨打120。